浣熊读后感1000字

莱文时尚网 新潮

《浣熊》是一本精装书,作者是葛亮,由中信出版社出版。这本书的价格是48.00元,页数是288。希望对你有帮助。

读完浣熊(1):...

葛亮已经被仰慕很久了。我不看当代文学。

我被铺天盖地的赞美淹没了,想看一看。

眼前的《浣熊》这本书真的让我看了。

当代中国年轻作家的素材:无非是《安妮宝贝》。

文艺的基调继续包裹着年轻的都市男女。

试着通过句子的温柔锻造来瓦解叙述的内在力量。

失败:叙述者隐藏在小说家的真实面目后面。

操他的人物要受地狱之苦,太做作了。

文艺腔调恶心,还是算了吧。

浣熊随想(二)——读葛亮《浣熊》札记

葛亮先生早期的短篇小说描述了“后1997时代”的香港。台风自始至终都是低潮的征兆。《浣熊》中的文章与他后来的古典美学作品大相径庭。前者似乎意在书写香港的城市病,而小说中多次出现的非法移民身份恰恰是葛亮的故土身份。葛亮说他直到到达香港才开始写小说。一定是血缘和地缘的疏远导致了他的写作自然而然的发生。此刻,他关心的其实是他的同类。同时,我注意到葛亮试图在一系列小说中创造一种复杂而畸形的两性关系。性工作者和性犯罪者是反复出现的重要人物,甚至包括一部充满悬念的小说,一个生者和死者的性故事。葛亮似乎以这种方式认识到了这个城市的畸形。与此同时,我在思考,关于“现代城市的弊病”,是不是我们在小说写作或文本批评中过于习惯了这种模式?是不是本地和城市,简单和臭,太二元了?总而言之,纵观葛亮后期的《七声》、《戏剧之年》乃至《北方长鸢》,“关注人民”是作者不变的写作意识。

浣熊读后感(三):相互比较的真相

葛亮的文章有自己的特色。他的主题一开始并不是很明确,甚至要求读者去寻找他想表达的东西,通过简单的故事展现背后感人的一面。这是我对这个作者的理解。在这首《浣熊》中,作者似乎是想表达万物皆有联系。这种联系总是在不经意间存在,就像我们的日常生活一样。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但是向后看,这一切的发生都是理所当然的。

在这些文章中,总有能勾起我回忆的片段,这也是为什么我很难定位这本书所讲述的故事,因为我连自己的生活都定位不到。我没去过香港,所以作者在书中把故事背景设定在那里,对我来说是一种真实感和向往。有很多地方和我从香港电影中学到的类似。这些故事中的人物都有非常清晰的思维和有代表性的性格。是事件和人物的配合才导致了这些深刻的故事,而不是用事件串起故事。

这本书里的所有故事都使用了隐喻。这种方法的好处是可以让读者更深入作者的内心世界,你可以看到作者表达这件事的强烈态度。这些人和事在香港是这样,在其他地方也有相似之处。就像浣熊,一场台风让人相遇。这是命运,但似乎并不突兀。在现代写出这样不平凡的故事,真的需要有丰富的人生阅历,他的观察能力显然非比寻常。我最喜欢的是龙舟。两条线相互映衬,体现了人们对分离的复杂感情。虽然模式不一样,但是很像。

《猴子》是我看过最压抑的一本书。这是关于一只融入人群的猴子的生活。这种搭配本身相似但不和谐,人和动物的细微差别就体现在其中。相比其他文章,《杀鱼》平淡无奇,体现了两代人的差异,这一点随着科技的发展越来越明显的体现出来。这种观念上的差异不仅仅是工作上的,生活上的,爱情上的,都是受影响的。总有人说不想这样,但没人跟着过去。这是人类无法控制自己产品的后果。简而言之,这些故事都是由不同的经历联系在一起的,它们反映了彼此的常规真理。葛亮的文章非常深刻。

浣熊读后感(四):浣熊:都市传奇与苍凉人生

近年来,许多读者一定对葛亮这个名字很熟悉。《北方的风筝》和《朱雀》两部小说,让大陆读者重聚了久违的纯文学作品(如果这个概念能成立的话)。在港高校任教的大学老师葛亮,低调到了极点。他的新书并没有在全国各地签名销售,但读者对这位作家早有向往。事实上,早在《北方的风筝》和《朱雀》出版之前,葛亮就已经在大陆发表了许多短篇小说,数量已经达到一定。还有四五个小故事,比如浣熊。

学者们经常提到中国现代文学中的“乡土文学”传统,但在葛亮的作品中,故事更多地发生在城市中,一个欲望张扬、信息发达、精力过剩、勾心斗角的陌生人所在的城市。可以是南京,有时候也会变成香港。故事中的主人公经历不同,但细看之下其实没有太大区别。城市不仅构成了他们生活的环境,也为他们的悲喜剧奠定了繁华与荒凉的背景。八个小故事,八种或更多可能的人生经历。

或者想象香港的作家中,张爱玲是前一个空。葛亮在序言中也提到了这位“不幸的校友”。当然是致敬,但恐怕也不乏追赶。毕竟几十年过去了,在这片平凡却神奇的土地上会涌现出怎样的汹涌波涛?可以是不同的,社会语境发生了显著变化,也可以是相同的。饮食男女,喜怒哀乐,恐怕我们大多数人都逃不掉——更别说有些人主动拥抱,这里也没有贬低的意思——这八个字。

在《环城物语》的序言中,葛亮直接透露了以动物命名这部小说的原因:“我一直认为,我们的生活正在受到某种关注。日常生活中的一双眼睛。一只猫或一只鹦鹉,甚至一只甲虫或一只螃蟹。卡夫卡和舒尔茨吓坏了我们,同时感到绝望。”相比之下,他自己的小说,如充满现实主义色彩的《浣熊》和《龙舟》,充满浪漫色彩的《杀鱼》,或充满恐怖元素的《猴子与街头男孩》,则弥漫着人间烟火的味道。但日常也是不寻常的,不合理的,意想不到的。

如果不盯着看,我们可能会错过身边的这些人。他们是:生活窘迫的薇薇安,于是踏入了出轨行业,从此无法自拔。甚至当她遇到一个真心对待自己,不排除喜欢自己的小伙子,她也不选择救赎自己(浣熊);叶宇,他早年爱上了一个活泼的女孩。然而,与继母的乱伦,阻碍了他人生的转机。除了他的激情,他完全跨越了欲望与法律的界限(龙舟);海边的年轻人张天佑继承了杀鱼的传统,但和他的长辈们一样,他面临着一个新的选择,是坚持还是转行做其他行业,尤其是在一个消费至上的时代(杀鱼)。等等,等等。

如果说“关于世界的小说”这个概念还可以暂时借用的话,葛亮的作品无疑属于这一类。简短凝练的语言,短短几行白线,无需渲染,已经把世界的世界做到了完美。与史诗《北方风筝》和《朱雀》不同,短篇小说集《浣熊》在叙事上有很多值得称道的地方。无论是台风“浣熊”(多亏了他的想象力),还是上演大逃亡,晚上在人家床前逗留的猴子,还是鲜红血色的龙舟,都阻碍了读者,释放了自身的吸引力。换个角度想想。在这些有生命或无生命的存在中,人类的爱与恨(有时夸张,有时极端,常常陷入悖论)是否呈现出另一种不为人知的面貌?

如需转载,请联系【豆帖】。

读完浣熊(5):狗先生

浣熊

那段漫长时光的样子,在所有人看来,看不到尽头,摸不到,走过的只是我们。如果不注意,时间会跑得很远。如果让你看看你现在所在的城市,你会观察到什么样的心情和心态?其实所有的故事都是从相遇开始填充的,可以理解。有故事就意味着流动,平静或跌宕起伏。

对在香港的我来说,我的思想里有标签——灯亮着,交通繁忙,人们嗡嗡作响...一开始我很奇怪为什么要拿一个动物的名字做标题。后来发现,文章就像题目一样耐人寻味,充满不确定性,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视角,一个作为旁观者看城市的视角,更是每一部小说的关键点,把故事从头拉到尾。这部小说的独特之处在于,它既不是直接叙述,也不是逆序叙述。而是直接从小说故事的某个场景切入,然后加入故事的情节。就在你正努力自己弥补故事中人物的后续时,他却把结局放得措手不及。在书中,我也看到了很多方言的穿插。虽然不影响阅读,但总觉得因为不在那个环境里,方言想要表达的魅力真的被浪费了。

故事中的人物都是茫茫人海中的一个,一个在贫困家庭中挣扎的女人。她的梦想是不再睡双层床,不再做一个敬业的动物园饲养员,不再做一个渴望爱情的牛仔裤推销员...随便挑出一个角色,也许你不会觉得它有多出众,但正因为是小人物的生活,才让人觉得不那么悲伤,哪怕只留下生活打磨的背影和突然的似曾相识。

《杀鱼》里的亲情,《街头男孩》里的爱情,甚至《真理之路》里陌生人之间的温情,都是那么深刻,但最后都平淡无奇。毕竟,他们无法抗拒时间的魔力。城市还在按照自己的轨迹变化,想方设法走出来的人笨拙而谨慎。谁能解释留在原地的人是否欢喜?

“佛教”这个词好像很流行——“什么都行,行,没关系”。有人评论说,这是一种消极的人生态度,所以有“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”的说法。每个人都以不同的方式蜷缩在这座城市的月光下,从不奢望带来不同的色彩,但正是因为每一种不同的存在,这座城市才得以茁壮成长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一首《狗先生》在我耳边流淌。“他不能,不能停止痛苦。他不想,不想跪地求饶。他开始,开始随风起舞,这是一个陷阱,这是徒劳的。”每个人的人生都会遇到不同的起起落落,在城市里挣扎和追求生存的不止你一个人。也许你并不特别,在匆匆忙忙的人群中没有优待。但无论如何,无论我们的生活有多平凡,都是唯一不能重复的存在。

看完浣熊(六):香港人的“传奇”和他们的苦日子

葛亮的短篇小说非常有味道,其核心在于对故事的准确解构。他会先在故事里扯出一个点,然后向外展开,而不同于别人的台词看起来是递进的。这样的好处不仅是层次分明,还可以把他想表达的主题重复几遍让读者难忘。比如第一部《浣熊》,一个叫浣熊的台风以新闻报道的形式穿插在故事中。剧本里每一次男女冲突,都会有一个浣熊转折。作为一个定点,给两人创造了一个相遇、相识的机会,反映了两人的心理走向。最后提到的是烙有回忆的坐标。

这种螺旋式的重复让剧情紧凑而不慌乱,足以在短短的篇幅里打动读者。

比如《猴子》里,一只猩猩作为观察者偷偷溜出动物园,一连进了四个故事。第四个故事虽然很短,但从叙述者的角度保持了整个故事的完整性。中间两个几乎完全独立,但都因为猩猩的参与变得不那么突兀了。四个不同的故事都在为葛亮创造一个普遍的场景——“我很抱歉生而为人”。葛亮借用了一个饲养员对猩猩的观察,说出了太宰治的这句名言。就它而言,这只猩猩有独立人格,它逃出动物园是有预谋的。逃亡过程中遇到的两组人,无论是穷人还是富人还是穷人,在各自的圈子里都是极其难缠的。他们都发现这只猩猩独一无二却无法战胜现实,只好先付出生命的代价。猩猩的逃跑和被抓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小意外,生活只能让他们弯腰继续呼吸。

故事的走向向外扩展,但其核心却在收缩。每个故事中的定点,让读者在跟随作者前进的过程中,关注作者真正想表达的主题。

这是十多年前的事了。对于这个1980年左右的南京人来说,真的是太世故了。他仿佛摆脱了年轻人应有的粗陋外衣,轻松提起。《浣熊》与葛亮的其他作品相比,故事中隐喻最多,如《北鸢》、《七声》、《城》、《戏年》,而《浣熊》则是贴近现实的想象,其中《龙船》最为离奇,有失踪半年的女尸、神秘死亡的少年,还有

其实回到葛亮,我一开始喜欢他的原因是名字很美,就像见人不见字一样。我对一本书的第一印象大多来自别人说的话。北方的风筝和朱雀是从南到北,而玩耍的年份,七声和神秘的乌鸦在她的吉他后面仍然隐藏着她的半张脸,有点神秘。轮到浣熊了,虽然不如之前的古韵,但是深究起来还是有点意思的——这本书写于2013年,因为一场以动物命名的台风过境。葛亮将他的热带风暴命名为浣熊。

另一方面,这本书的故事发生在香港。正如葛亮自己在序言中所说,他受到张爱玲一部《传奇》的影响,希望能站在香港的土地上,写一个关于香港的故事。他喜欢写城市,以前的南京,现在的香港。他总能准确地找到他们不同的气质,就像罗大佑的歌曲和王家卫的电影一样。

在这个中西部,半白半文的地方,以1997回归为线,说一下前后的几十年。对于我这种深受港剧影响的一代人来说,葛亮笔下的时代感是符合想象中的样子的。拥挤的拱门,忙碌的人群,偷渡者,皮条客,妓女,诈骗犯,所有这些都伴随着发黄的图像,被葛亮列在现实中。比如《电话公司》里的小保安和电台女郎,代表了两种人——农民和大学生的奋斗。他们在这个大城市忙碌着,希望获得新的生活,却只能和同样生活在底层的人不断抗争。他们赢不赢,是生是死,都影响不了这座城市,连海浪都难以计数。面对从渔村演变成大都市的香港,他们很难找到归属。

葛亮擅长写这种痛苦的生活,但他从不直截了当地谈论贫困和内心的悲伤。他写的是人的冷漠和无奈,把佛的心性放在了认命上,这是他早就习惯了的。抛开这些沉重,故事中的男女都在触碰所谓的爱情。他们需要互相取暖来获得力量,但正是因为他们容易沉迷于此,所以才这么快失去土地。也许互相欣赏,底层人,才是整个悲剧的原因。

给作者收藏这篇文章留言,我会发表的。

0 508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60594870.html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35532637.html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22986865.html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28844804.html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81454918.html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72954152.html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48261146.html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26065200.html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91519705.html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203952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