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财神作品 宁财神表示现如今的剧本很难写 与观众达成默契不容易

莱文时尚网 新潮

影视圈各种角色蔡都演过,但最喜欢的还是编剧。新剧《龙门镖局》中,蔡除了当编剧之外第一次成为电视制片人,不是在他面前,而是以一种麻烦的方式。他说做制作人也是为了让成品更贴近自己的想象。即便如此,他还是觉得剧本的变现率只有60%到70%。

他不愿意谈论赚钱。据悉,财神爷称《龙门镖局》可能是“至少七八年来最赚钱的电视剧”,向他求证时摇了摇头:“我没说过这个。赚钱没什么好开心的。做什么都可以赚钱。还不如拉煤。”

他也不喜欢谈论新剧。七年前,我写武林传奇的时候,每一集都给老婆看,数她笑的次数。如果笑声少于七八次,那20分钟的剧本就要重写了。现在,他已经放弃了情景喜剧,写连续剧。笑是他精力充沛时才会雕琢的辅助材料,或者是他包裹真相诉说的糖衣。“笑的原理本身是固定的,思维方式从未改变,只是说了新元素。当我有足够的精力时,我只需要找到一些笑声,但如果我没有足够的精力,让我们暂时搁置它。而且现在这个时代,段子那么高,网络段子那么重,电视上的审查线比网上严格多了。比如没有影评线的要求,我拍预告片很轻松很搞笑,但是没有电视台可以播。”财神宁说。

“写这部剧的时候,你最关注的是什么?”

“当然是价值观!”

财神宁说,价值观范围挺广的——建设法治社会和有个好老板哪个更重要;记者应该用事实说话,而不是迎合大众口味;如果盲目讨厌富二代会怎么样?警惕网络暴力;男人可以用三种虐待来保护女朋友吗?看不起准女婿的岳父要被准女婿尊重,男人能不能藏私房钱...蔡说,所谓的古装职场喜剧只是一个噱头。其实很少几集讲职场,但是包罗万象。他甚至愿意被人说“论据第一”。有些剧直接用论文式来论证某个价值冲突,而人物塑造和主线故事的推进则退居二线。

这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做法。评论里最常见的抱怨就是讲课太多。而且相比《武林传奇》中的日常生活原则,《龙门镖局》中的政治和社会原则更容易让观众产生不友好甚至反感的感觉。

财神宁解释道:“你知道区别吗?《武林外传》出版的时候,我们不得不东张西望看人生。现在,当我们左顾右盼的时候,世界已经在我们面前了。本质上,我们都在关注社会话题,社会话题也会有同样的情况。如果你愿意,有些人可以做鸵鸟,但如果我做不到,我就不能做鸵鸟。不用看不喜欢说教的人。只要我是娱乐性的,我就可以每字每次赚更多。我为什么花那么多时间写电视剧?并不是因为受众广。”

他非常了解电视的力量。他出名很多年了,从来没有在街上走过。我是最近几期《非诚勿扰》点评的嘉宾,被保安和服务员认出来了。“一部电视剧如果好看,能影响多少人!我只是想假装大家都知道,试着在这个平台上讲一些我们现代文明社会需要的常识。但其实观众还是来看相声的。”

他琢磨着和谐与矛盾的诀窍——这一集好笑的时候,观众会认可,但这一集不好笑的时候,观众会急着说几句。“那我想多花点时间笑。”

希望所有的危险都能得到控制。

“我特别讨厌朱。她是一个像刘慧芳一样没有缺点的女人。她脾气好,是个聪明的妻子。这种人有习惯性虐待的倾向。每次给她写剧本,我都想把她拿出来杀了。”七年前,财神爷在评论前作中的人物时说。

7年后,他觉得自己对人对事的态度都变了,他“惨”了。“当年我比较偏激,不懂事,可能看不到这种人的痛苦。其实像你这样的人,性格很好,只是后来变得不开心了,因为他一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一般来说,极度自卑和没有安全感的人,会努力讨好每一个人。那种女生,你可以学学怎么伤害她。”

在微博上,他依旧笑着,骂着,打滚着,装可爱搞笑,拒绝温柔贤惠。看到王老吉和加多宝的争斗,我愤怒地支持加多宝,经常说“凉茶,我只喝加多宝。”直到“加多宝发现一堆水军转过身来,恼了。我告诉过你,你不是好人。后来我说,‘凉茶,我只喝妇炎洁。’"

他也因为朋友的脸在微博上推荐电影,但他告诉粉丝,加上“我在乎的人只是看”这个代码才是真正的推荐。现在,他几乎不再接受去看电影的邀请。“我想看一看。也许3个月后我会在网上看。如果我真的喜欢,我会说不喜欢。”

也许只有他出现在电视上才会显得威严。《非诚勿扰》里,他很少一本正经地穿西装,但坐在转椅上也不抖腿。在评论男嘉宾的时候,他提醒自己要诚实,少说话,不要太丑。但是,我还是对一个不停说他会如何爱他老婆的男嘉宾无礼了:“我无法掩饰对他的厌恶。按照戏剧的逻辑,他会有很强的控制欲,心胸狭窄,生活中很难相处,脾气很大。”这给财神宁带来了很多非议,认为他见面几分钟就凭经验判断一个人太草率,但财神宁认为他很有礼貌:“我一般不这样,但这个人太强了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在等的时候把所有女生的手机都留下了。"

在《非诚勿扰》中,蔡选择了一个性格开朗活泼的非洲女孩小德。“感觉生活中她会相处的更好,我老婆就是这样的性格。”回顾武林传说,蔡也喜欢性格相似的。“她直接,热情,对生活充满好奇。如果我的生命中有这样一个人,我希望她成为我的朋友,和她分享一些东西。”至于书生,“我会觉得他很固执,可能基本上敬而远之。”还有老白。“第一次接触会有点想象力。你不知道是真是假。你可能必须交朋友才能成为朋友。关键是没有机会交朋友。最后,他和老邢关系不深。天天见。”这也是财神与他人交流的希望:一切危险都是可控的。

《武林外传》是一部纯粹简单的童话。“理想主义。”财神宁道:“你喜欢里面的人,可是你看看,你身边有没有类似的人和事?我不这么认为。他们都是完美的人,他们的缺点都是可爱的,他们之间从来没有真正的价值观冲突。但是你身边到处都是龙门镖局的人。他们可能很亲密,不舒服。他们比武林中人更现实。把它变成小可爱对我来说更容易,但我为什么要这么做?这是一个真正的价值观冲突。我不知道哪个是对的哪个是错的。就在那里。”

“对美好生活有憧憬的观众,会用自己的双手制造悲剧。”

即使时不时打个哈欠,财神宁的红眼睛也没有闭上的意思,有一种难以释怀的焦虑。

现在应该是他的闲暇时间。新剧第一季已经播出,第二季还早。但是他和观众的关系有所改善。根据观众的评论,他要补40天,重写删减10集左右,在已经售出的第二轮播出,这是总剧数的四分之一。只会有额外的支出,没有额外的收入。他甚至没有和老板商量就做了这件事。

财神宁把这叫做“互动创作”,目标是“冷艳里那些只看过半集就认定烂片的高端人士一定要到位!”他开玩笑说自己的自我评价是“这种奇怪的方式”或者“一般人做这个不会这么无聊”,但他其实很在意自己的严肃性和原创性。他写得越高,就越想修改。前者是初版,后者是终版,但写的是“平行时间空”,就像一个角色扮演游戏,选择不同,结局也不同。

蔡深宁说,这个过程是喜忧参半的。快乐在于它是一个很好的互动创作,悲伤在于“对美好生活有憧憬和向往的观众会发现,按照他们的价值标准,他们会一步一步地制造悲剧,这是不可逆的、永久的伤害”。财神宁一本正经的说“我会让你满意的”,比较黑。

“当然,我很在意别人的评价。谁不管我们的事,不然你想怎么样?”

“恭维?”

“当然,那不是胡说。不然我写得这么辛苦,赚钱的方法多着呢。”财神说话粗鲁。他会在网上刷评论,把差评一条一条点开,看看背后都是什么样的人,平时都关注些什么。他总结“直接扔掉”的观众有两种,一种是看英剧、美剧的,艺术要求高,自己满足不了;另一类是武林外传的粉丝,一直怀念武林外传。就像武林外传刚开始的时候,“我爱我家”的粉丝会出来骂。“我会注意的。前几天说这集不错。我不喜欢两天后。这样的人比较客观。这次大方向的改变,就是基于此。”

虽然总结的很理性,但是当差评跳到前面的时候,财神宁会先觉得别扭,然后硬着头皮分析到底是恶意攻击还是客观评价。在微博上他还能坚持只看基本不骂。在弹幕视频网站上,他没有太多的储备。甚至在网友评论古龙门镖局女主角秋月的时候,他直接回了一句“祝你天天痛经!”

弹幕视频网站是财神宁发现的新宝藏,观众会在屏幕上评论。剧情精彩的时候画面饱满甚至完全覆盖屏幕。财神宁愿看到自己的小包袱和典故被发现。"重返组织的狂喜是难以形容的。"。

那些典故有的来自财神爷喜欢的日本动漫,大部分来自微博名人和微博事件——隔壁老板叫念公全,被骗给老婆留纸条说跑了;杀人者叫“宫玉东”、“冉翔”;在主角陆三金完成他的励志演讲后,他会加上“齐鲁-玉帝祝愿,晚安,各位”。...

他给自己的目标受众定了一个标准的界限:至少经常上微博,每个人的信息量和知识结构都一样,关注时事。“有些人觉得微博特别便宜,不知道这种观念从何而来。微博是一个世界,就像很多年前,论坛是我的世界一样。之前有人不理解,说网络元素太多。其实电视或报纸上的信息和微博上的信息有什么本质区别?”

微博让人越来越刻薄。

就代表大众而言,微博是宁的天下。“当然,沉默的人很多,但他的沉默意味着他在公共事务中没有发言权。比如微博中一个公共事件的规模、媒体关注度、可用的解决方案,可能和生活中发生的事情完全不一样。”

但与此同时,悬而未决的事件背后,美好的愿望却被一次次透支。“一个普通的拆迁事件,经历了很多波折,从一开始的几万次收回,到今天的几百次收回。改变的是转发的数量,以及公众对此事的热情、正义感和同情心。不变的是它即将被拆除的事实。整个过程中转发了无数大V,导演,明星,媒体人,各个领域的人...曾经我认为是胜利的大V的V,现在看来是阴道。”在转发被作家胡坤家乡拆除的微博时,财神爷说。

财神爷觉得微博那个年代最烦的就是大家都特别习惯站队。“你说几句俏皮话,也许你不需要140字。翻两页就出一本书,让你变聪明。哦,太酷了。当每个人都试图显得聪明时,他就失去了更多了解某件事的机会和客观看待这件事的可能性。这之后,人就会变得特别小心眼。”

看完预告片,影评人说微博有预感电影不好,财神会提醒他,“电影好的时候,绝对不会发生。这部电影太傻了。自己翻过来:看我多有先见之明。...不看电影就开始吐。不要养成习惯。”

“经常写微博的人会影响写作。你要做的就是找人做四五个样本分析。看微博前后,他的观念和语感形成对比,每个人都变得越来越刻薄,无一例外。”财神宁道,“其实,我没事。后来我发现了危险就跑了。哪里可以免疫?俏皮话太多了。如果需要,我一天可以写1000句。那些俏皮话对我来说毫无价值,对我的诱惑也不大。但对于没有的人来说,很容易成为一种诱惑,会造成一种智力上的错觉。”

财神爷要写剧本,给观众出什么样的作品。“要说穿越估计两集,这次可能没有空间了。想写一集教孩子学民间谚语,比如“闷声发大财”“先去椽子”...看看现代社会的道德标准,看看他们会把你变成什么样的人——虚伪,狡猾,势利。先不说国籍。民族性是从小培养的。”

影视圈各种角色蔡都演过,但最喜欢的还是编剧。新剧《龙门镖局》中,蔡除了当编剧之外第一次成为电视制片人,不是在他面前,而是以一种麻烦的方式。他说做制作人也是为了让成品更贴近自己的想象。即便如此,他还是觉得剧本的变现率只有60%到70%。

他不愿意谈论赚钱。据悉,财神爷称《龙门镖局》可能是“至少七八年来最赚钱的电视剧”,向他求证时摇了摇头:“我没说过这个。赚钱没什么好开心的。做什么都可以赚钱。还不如拉煤。”

他也不喜欢谈论新剧。七年前,我写武林传奇的时候,每一集都给老婆看,数她笑的次数。如果笑声少于七八次,那20分钟的剧本就要重写了。现在,他已经放弃了情景喜剧,写连续剧。笑是他精力充沛时才会雕琢的辅助材料,或者是他包裹真相诉说的糖衣。“笑的原理本身是固定的,思维方式从未改变,只是说了新元素。当我有足够的精力时,我只需要找到一些笑声,但如果我没有足够的精力,让我们暂时搁置它。而且现在这个时代,段子那么高,网络段子那么重,电视上的审查线比网上严格多了。比如没有影评线的要求,我拍预告片很轻松很搞笑,但是没有电视台可以播。”财神宁说。

“写这部剧的时候,你最关注的是什么?”

“当然是价值观!”

财神宁说,价值观范围挺广的——建设法治社会和有个好老板哪个更重要;记者应该用事实说话,而不是迎合大众口味;如果盲目讨厌富二代会怎么样?警惕网络暴力;男人可以用三种虐待来保护女朋友吗?看不起准女婿的岳父要被准女婿尊重,男人能不能藏私房钱...蔡说,所谓的古装职场喜剧只是一个噱头。其实很少几集讲职场,但是包罗万象。他甚至愿意被人说“论据第一”。有些剧直接用论文式来论证某个价值冲突,而人物塑造和主线故事的推进则退居二线。

这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做法。评论里最常见的抱怨就是讲课太多。而且相比《武林传奇》中的日常生活原则,《龙门镖局》中的政治和社会原则更容易让观众产生不友好甚至反感的感觉。

财神宁解释道:“你知道区别吗?《武林外传》出版的时候,我们不得不东张西望看人生。现在,当我们左顾右盼的时候,世界已经在我们面前了。本质上,我们都在关注社会话题,社会话题也会有同样的情况。如果你愿意,有些人可以做鸵鸟,但如果我做不到,我就不能做鸵鸟。不用看不喜欢说教的人。只要我是娱乐性的,我就可以每字每次赚更多。我为什么花那么多时间写电视剧?并不是因为受众广。”

他非常了解电视的力量。他出名很多年了,从来没有在街上走过。我是最近几期《非诚勿扰》点评的嘉宾,被保安和服务员认出来了。“一部电视剧如果好看,能影响多少人!我只是想假装大家都知道,试着在这个平台上讲一些我们现代文明社会需要的常识。但其实观众还是来看相声的。”

他琢磨着和谐与矛盾的诀窍——这一集好笑的时候,观众会认可,但这一集不好笑的时候,观众会急着说几句。“那我想多花点时间笑。”

希望所有的危险都能得到控制。

“我特别讨厌朱。她是一个像刘慧芳一样没有缺点的女人。她脾气好,是个聪明的妻子。这种人有习惯性虐待的倾向。每次给她写剧本,我都想把她拿出来杀了。”七年前,财神爷在评论前作中的人物时说。

7年后,他觉得自己对人对事的态度都变了,他“惨”了。“当年我比较偏激,不懂事,可能看不到这种人的痛苦。其实像你这样的人,性格很好,只是后来变得不开心了,因为他一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一般来说,极度自卑和没有安全感的人,会努力讨好每一个人。那种女生,你可以学学怎么伤害她。”

在微博上,他依旧笑着,骂着,打滚着,装可爱搞笑,拒绝温柔贤惠。看到王老吉和加多宝的争斗,我愤怒地支持加多宝,经常说“凉茶,我只喝加多宝。”直到“加多宝发现一堆水军转过身来,恼了。我告诉过你,你不是好人。后来我说,‘凉茶,我只喝妇炎洁。’"

他也因为朋友的脸在微博上推荐电影,但他告诉粉丝,加上“我在乎的人只是看”这个代码才是真正的推荐。现在,他几乎不再接受去看电影的邀请。“我想看一看。也许3个月后我会在网上看。如果我真的喜欢,我会说不喜欢。”

也许只有他出现在电视上才会显得威严。《非诚勿扰》里,他很少一本正经地穿西装,但坐在转椅上也不抖腿。在评论男嘉宾的时候,他提醒自己要诚实,少说话,不要太丑。但是,我还是对一个不停说他会如何爱他老婆的男嘉宾无礼了:“我无法掩饰对他的厌恶。按照戏剧的逻辑,他会有很强的控制欲,心胸狭窄,生活中很难相处,脾气很大。”这给财神宁带来了很多非议,认为他见面几分钟就凭经验判断一个人太草率,但财神宁认为他很有礼貌:“我一般不这样,但这个人太强了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在等的时候把所有女生的手机都留下了。"

在《非诚勿扰》中,蔡选择了一个性格开朗活泼的非洲女孩小德。“感觉生活中她会相处的更好,我老婆就是这样的性格。”回顾武林传说,蔡也喜欢性格相似的。“她直接,热情,对生活充满好奇。如果我的生命中有这样一个人,我希望她成为我的朋友,和她分享一些东西。”至于书生,“我会觉得他很固执,可能基本上敬而远之。”还有老白。“第一次接触会有点想象力。你不知道是真是假。你可能必须交朋友才能成为朋友。关键是没有机会交朋友。最后,他和老邢关系不深。天天见。”这也是财神与他人交流的希望:一切危险都是可控的。

《武林外传》是一部纯粹简单的童话。“理想主义。”财神宁道:“你喜欢里面的人,可是你看看,你身边有没有类似的人和事?我不这么认为。他们都是完美的人,他们的缺点都是可爱的,他们之间从来没有真正的价值观冲突。但是你身边到处都是龙门镖局的人。他们可能很亲密,不舒服。他们比武林中人更现实。把它变成小可爱对我来说更容易,但我为什么要这么做?这是一个真正的价值观冲突。我不知道哪个是对的哪个是错的。就在那里。”

“对美好生活有憧憬的观众,会用自己的双手制造悲剧。”

即使时不时打个哈欠,财神宁的红眼睛也没有闭上的意思,有一种难以释怀的焦虑。

现在应该是他的闲暇时间。新剧第一季已经播出,第二季还早。但是他和观众的关系有所改善。根据观众的评论,他要补40天,重写删减10集左右,在已经售出的第二轮播出,这是总剧数的四分之一。只会有额外的支出,没有额外的收入。他甚至没有和老板商量就做了这件事。

  宁财神称这个为“互动创作”,目标是“那些只看半集就烂片鉴定完毕的冷艳高端人士,必须通通干翻!”他调侃自评“这种奇怪的方式”或者“一般人没那么无聊做这个”,其实对自己的这份认真和新意颇在意。他越写越high,本来只是想修改,前一个算初版,后一个算终版,却写着写着成了“平行时空”,像做出不同选择便有不同结局的角色扮演游戏。

0 1955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00988038.html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45641412.html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44910177.html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35225224.html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28983557.html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08963364.html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71145667.html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90702591.html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57627513.html
  • http://www.sesofo.com/books/59296400.html